御影玹

我是一位腐女(無誤
可以私我腦洞~
無聊可以找我聊天喔www
然後叫我小玹or玹醬就可以了!
以下涉及cp:
太中、業渚、芥敦、利艾
請多多指教!

【That is love】太中/雙黑

啊啊啊我忘記發了(。
需要簡體的朋友說一聲喔喔(´▽`)

*中原中也生日賀文
*大寫的文筆渣(#
*OOC預警(


以下正文:


早已失去的事物不會回來;早已死去的人也不復存在……

那麼,已經燒成了灰燼的愛,會不會就這麼化為塵埃?



橫濱的黃昏一如往常的美。
金黃色的太陽緩緩的至海平面下降,夕陽的光暈猶如水彩一般染紅了整片天空,配上港口城市特有的海景;傳說中的逢魔之時,如夢似幻。

有個漂亮的青年正在回家的路上。
夕陽一般溫暖的橘色頭髮,如同深邃的海洋一般湛藍的眼眸,都使人想到方才那帶有幾絲浪漫的景色。
有人說中原中也就如同黃昏時後的橫濱。



推開門,映入眼簾的自家的客廳被玲琅滿目的禮物所淹沒,桌上也擺著幾瓶眼熟不過的高級紅酒,旁邊還附加了幾張小卡片。
手機也在這時響起了訊息聲,滿滿的生日祝福幾乎佔據了整個手機屏幕。
港口黑手黨高級幹部兼重力操縱使現在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
4月29日,中原中也的生日。

「中原先生,這是……送給你的,祝福你生日快樂!」

「咳、咳……中原前輩,生日快樂。」
遞來一頂黑色禮帽的白髮少年笑的靦腆,就算不熟識,他依舊能感覺到少年的一片心意以及笑容中令人安心的暖意。
而在一旁的黑髮少年捧著一瓶看來價值不菲的紅酒,臉上雖然冷冷的沒有任何表情,眼底卻也流轉著一陣暖流,一定是被白髮少年所感染的吧。

「謝謝你們。」
青年難得露出放鬆的微笑,輕輕揉了一把兩個乖巧後輩的頭,目送兩個一黑一白的身影離開後,他才得以歇息。

他有些疲憊,卻整個人都暖洋洋的,但他總覺得少了點什麼。
就像潔白無暇的月亮用微弱的光芒照亮原本黑暗的夜空,卻沒有閃閃發光的星星點綴一樣空虛。

他知道的啊,太宰治就是在那名為中原中也的夜空中的消失的星星;
但他累了,他再也不奢望星星會再次出現在他的夜空中,他再也不奢望太宰治會回來。

所以,當對方出現在自己眼前時,他選擇逃避;他絕不會在放任他就這麼闖入自己生命中,再次在他生命的扉頁留下無法擦去的痕跡。

他曾經這麼以為。
在那個男人掛著熟悉的輕浮笑容,雙手插在卡其色風衣的口袋中,出現在自家門口以前。

「你來做什麼?」中原中也的聲音有些沙啞,似乎是長年吸菸的後果。好看的眉眼向上挑起,掛著近乎零度的冰冷笑容,語氣冷冷的問到。

「……」思考了半晌,太宰治什麼也沒說,他只是露出壞笑,鶩色的眼眸中除了柔情外還有那藏不住的不安,他一把將對方帶往懷中,低下頭輕吻上對方的唇。

那是一個溫柔的吻。
那個吻包含著他太宰治從未對中原中也說出口的感情,無論是如大海一般深沈的戀慕;又或者是如羽毛一般輕柔的思念,一切的感情都鎖在了這個綿長而細密的吻中。

「這是做什麼啊啊……?滾開!」他控制力道把對方推開,臉頰泛起微微的紅暈,有點像那美麗又夢幻的晚霞,讓對方看的有些著迷。

「我把我的真心送給你啦~祝你生日快樂,中也」他從沒見過太宰治那樣的神情,就像最重要的東西一不留意就會消逝無蹤的孩子一般,充滿了不安及徬徨無措。

「這個生日禮物老子就收下啦!」
勾起肆意而狂傲的邪魅笑容,他拉住對方的領口將他往下拽,順勢吻上對方有些冰冷的唇瓣。

「太宰治,祝我生日快樂」



早已失去的事物不會回來;早已死去的人也不復存在……

但是,燒成灰燼的愛卻能因為一點火花而再度燃起,畢竟,那就是愛啊。



FIN.

*太中/雙黑、雷者慎入
*OOC(?
*中也視角
*太宰死亡設定
*微虐慎入
*可能撞梗
*請在歌曲裡尋找彩蛋(獎勵嘛……

嗨嗨小玹我又來惹(#
這次腦洞大開啊啊、(梗來自某圖片
當然一樣有人喜歡才會繼續寫喔(邊緣人歡迎勾搭(#
當然有人評論會超級開心噠啊啊啊(無論好壞呦(燦笑

放圖吸睛之圖源:
自截圖

[在都是你的城市裡迷了路]

「你在哪裡——」

無論是街角的咖啡廳、開滿櫻花的公園裡、又或者是如天空一般湛藍的池塘邊,都是你與我的身影——記憶中的殘影。

你那對我樣滿溫柔卻又帶著藏不住憂傷與厭世的鳶色眼眸、那總是勾著陰鬱微笑但偶爾帶著幸福笑容的唇、那充滿傷口纏滿繃帶的身軀、那孤單寂寞卻深愛著我的心,都無一不讓我眷戀;無一不使我心疼。

「你在這裡——」

灰色的墳墓如同我灰濛濛的心,冰冷的溫度連帶冰封了我的心。
你曾經形容我如同海水一般湛藍、如星空一般閃耀的雙眸,如今已因為你的離去而變的黯淡。
再次想起你的我、忍不住痛哭失聲。

摸出藏在身上的銀色小刀、上面彷彿還殘留著你微涼的溫度,我不會知道當那你碰觸過無數次的小刀刺入心口時,我的笑容是多麼的苦澀、卻又帶著幾分幸福。

我輕輕哼起了歌、贈與你的生命之歌。

——太多太多的回憶無法忘卻、

——宰了你明明曾經是我的第一夙願、

——治不好的傷如同我內心揮之不
去的思念、

——我還有多少夢想等著與你一同實現?

——愛上你的我掉入那名為愛情的深淵、

——你卻把我留在了你最討厭的世界、

鮮紅色的血從小刀刺入的傷口滴落,原本死寂一片的墓地、開出了朵朵絢麗卻悲悽的暗紅色玫瑰。

——等一等我啊、

——我將離開那個沒有你的世界。

歌聲隨著生命的消逝變的微弱無聲時,我想起了自己深愛著卻又厭惡著的搭檔曾經問過自己無數次、卻得不到回答的一句話。

在生命的最後一刻、我明確的給出了答案。

『吶吶,中也啊、你願意——跟我一起殉情嗎?』

『求之不得啊、混蛋。』

我在哪裡迷了路?

在你用深如大海的情感建構而成的城市裡——

FIN.

(太中/雙黑)[因為討厭你]

*太中/雙黑、雷者慎入
*幼化注意(正太(#
*捏造注意
*小短文(單純想看正太(#(越寫越長了(汗
*OOC
*莫名喜歡結尾那兩句啊

小玹我的文筆爛到炸掉啊(###
留言區強烈歡迎評論、無論好壞,偶都會非常開心呦!也歡迎哈啦、發廚呦!
希望你們會喜歡我的文章(´▽`)(´▽`)(´▽`)
歡迎以後和我合文喔(沒人好嗎#
廢話不多說(你說很多了好嗎
以下正文(咳咳#

放圖吸睛之圖源:
官方


太宰治和中原中也正處在困難之中。
雖然他們並稱為令人聞風喪膽的「雙黑」、屬於同輩中的佼佼者,出類拔萃、卻仍是有失誤的時候、好比現在。
雖然成功阻止了敵方竊取武器的計畫,卻陰錯陽差的炸了己方的火藥庫。
爆炸當時兩人都還在火藥庫內,理所當然的受了波及——橘髮少年扭傷了腳踝,而深棕髮少年全身多處擦傷,即使如此、他依舊認命似的揹起自己的搭檔。
「太宰!!我自己也可以走路!!!用不著你管!!!」
橘髮少年雖然不滿這樣的結果,但顧及對方身上的傷不敢輕舉妄動,他們是一邊爭吵、一邊互嗆、一邊打鬧著回道總部的。

但是一見到他們黑著臉的指導者——尾崎紅葉與森鷗外、兩人立馬安靜下來。
「紅葉姐、對不起.......」
中原中也在搭檔前是一個樣子、在搭檔後又是一個樣子,看到黑著臉的尾崎紅葉,他默默的走過去、摘下頭上一點品味也沒有的黑色禮帽,一臉愧疚的望著如同自己姐姐一般的女人。
「中也.......」
有著一頭珊瑚色頭髮的冰山美人看來狠心,但對待他的一手帶大的孩子又是另一回事了。
她只拿了摺扇輕輕敲了橘髮少年的頭,隨後變蹲下來、輕輕的抱住了有著如海一般湛藍雙眸的少年。
「沒事就好.......去看看太宰那個孩子吧......」
有著精緻妝容的女人牽著穿著一身黑色小西裝的中原中也來到了首領辦公室門口、看到的又是一幅不一樣的光景——

「真的很抱歉、森先生。」
單眼包著繃帶的深棕髮少年站在辦公室的正中間,剩下那隻鳶色眼瞳正空洞無神的望著被稱為首領的白袍男子,出口的道歉不帶一絲一毫的歉意。
「知道做錯就要有小小的懲罰吧?」
被少年稱作森先生的男人笑著,但所有人都知道他是隻笑面虎、果不其然的、他完全不顧忌滿身繃帶的少年身上的傷,執起一旁的鞭子、往身體已經有些虛弱的少年身上狠狠的打。
那皮鞭一下一下打在深棕髮少年身上的聲響,讓一旁的橘髮少年看得怵目驚心,但深棕髮少年只是默默的挨打、就像沒有感覺一般。
「紅葉大姐……」
中原中也是討厭太宰治的,不過也不是那麼狠心,所以他輕輕的拉了穿著和服的女人的衣角、示意他幫自己的搭檔求情。
「歐外殿下、」
身著和服的優雅女人走進辦公室,帶著笑意、輕輕的攬過已經快要站不住的深棕髮少年。
「放過這個孩子吧、他幫了我們家中也很多吶」
女人微微挑起的眼尾像極了中原中也,眉眼裡也總是帶著一股冷洌的殺意與無庸置疑、未等森鷗外答應,他便帶著渾身是傷的少年離開。

「太宰……很痛嗎?」
看著太宰治身上的鞭痕與瘀青、中原中也漸漸了解自己的搭檔是如何當上“史上最年輕幹部”。
「太宰?太宰……?睡著了啊、混蛋、」
橘髮少年一轉頭,自己最信任的搭檔、已經靠在自己肩上睡著了。
「果然最討厭你了啊、笨蛋。」
被稱作「雙黑」的搭檔靠在一起、雙雙入睡。


-----------------------------------

橘髮青年從夢境中的回憶悠悠轉醒,轉過身、望見自己前搭檔間現任情人難得純真的睡顏,半晌、深棕髮青年也醒了過來。
「你知道嗎?中也?我喜歡的人很多很多呦!」
男人帶著睏意的揉揉惺忪的睡眼、說著莫名奇妙的話語,再次摟住眼前的戀人。
「我喜歡的人也很多啊、所以吶?」
橘髮青年揉了揉深棕髮青年的一頭亂髮、嘴角帶著微微的笑意。
「雖然喜歡的人很多、但是最討厭的,只有你一個呦」
深棕髮青年難得露出帶著幸福的燦爛笑容。


「世界上喜歡的人很多很多呦、但最討厭的、只有中也一個人呦」


「世界上喜歡的人是很多的啊、但最討厭的、就只有你這一個混蛋了啊」

FIN.

啊、好多30題啊(汗
應該會輪流寫(笑
希望大家喜翻喔喔喔喔!(´▽`)
*芥敦/敦芥/新雙黑
*雷者慎入
*OOC(咳#
*文筆差(事實#
*擦邊球30題
*有人喜歡我就繼續寫((w(゚Д゚)w

放圖吸睛之圖源:
官方

以下正文喔喔喔喔喔喔wwww

芥敦/擦邊球30題:

[惡作劇]

中島敦和芥川龍之介是搭檔。
他們一起並稱為「新雙黑」。
他們開始同居已經有一個月,今日、後者對前者做了一個惡作劇。

個性乖巧又有些天然呆的白髮少年,今天依舊準時來到工作地點———武裝偵探社。

「敦,今天遲到了3秒鐘!!!!」
手上拿著綠色筆記本的青年望著手錶,朝著一臉茫然的白髮少年大吼。
「呦、早安啊敦君~你怎麼——噗哈哈哈哈哈哈哈!!!」
望向今天依舊遲到而且莫名發瘋大笑的前輩,少年不知從何吐槽起,只是默默的走到正在和妹妹嬉鬧的橘髮少年身邊。
「早啊,谷崎先生,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啊、這個,麻煩你了......」
被稱作谷崎先生的橘髮少年交給白髮少年一疊資料。

接到工作的天然呆小老虎只顧認真完成任務、並沒有注意到、被稱為天才名偵探的江戶川亂步與冰山美人醫師與謝野晶子正在一旁竊笑。
過了幾分鐘,向來天真無邪、純真的黃髮男孩也察覺到了不對勁。

「疑?敦....被家裡養的寵物咬了嗎?」
穿著十分鄉村風的男孩指了指白髮少年的脖頸處。
「欸..?!欸.......?!?!欸........?!?!?!?」
少年單手摸上自己的脖頸處,當他摸到類似咬痕的東西後、臉唰的一聲紅了起來。
「芥川龍之介!!!!!!!!」
臉紅的快要滴血的白髮少年大叫著奪門而出。

「今天有什麼好事嗎、芥川前輩?」
把金黃色頭髮綁成包包頭的女子疑惑的看向今天難得沒有緊皺著眉頭的白色鬢角青年。
「好好做事、別多嘴。」
一身黑衣的青年下一秒又恢復了平常冷若冰霜的表情,推開座椅、似乎是準備下班回家。
「..........」
回家的路上,青年微微勾起嘴角。
啊、差點忘了,家中還有隻炸毛的老虎要哄呢。

「.......我回來了、人虎。」
有著深邃黑瞳的青年回到家,絲毫不意外的,有著紫金色雙眸的少年漲紅著臉、氣鼓鼓的坐在沙發上,連一句「芥川你回來啦」都不願意給。
「還以為你會發現呢、果然是愚蠢的傢伙。」
明明知道對方的不滿,青年還是忍不住嘲諷一句。
「你還敢說啊芥川!害我今天在偵探社被笑了.........下次再這樣你就沒有無花果和紅豆湯了!!!」
少年說完又鼓起臉頰。

「在下這次不會了。」

「好吧原諒你..........等等、這次....?芥川!!!!!」

待白髮少年發現事情不對時,一切都晚了————【和諧】

小玹我是畫渣一枚(#

歡迎批評喔(笑

喜歡就留個言唄wwwww

[溺水者與大海]

*腦洞

*OOC預警

*如有撞梗先道個歉

圖源:官方



深棕髮青年在海面上載浮載沉。
他抓不到一根浮木、找不到一座小島、看不見一絲希望。

他那溫柔卻如同死水一般的鳶色雙眸,與生機盎然的大海形成強烈對比。

遠處白色的小艇慢慢的開了過來,船上是一個有著一頭張揚橘髮的青年、他的嘴角正勾著張狂的笑容,還惡趣味的繞了溺水者一圈才停下。

當橘髮青年笑著伸出手時,深棕髮青年的鳶色眼眸裡瞬間有了光芒、有了希望。

但、當他覆上他雙手的那一刻、當他正要脫離這片海的那一刻———眼前的一切都消失了。

無論是白色的小艇、橘髮青年以及他那狂傲的笑容———都消失了。

深棕髮青年意識到自己永遠無法脫離這片美麗卻致命的海洋。
深棕髮青年名為太宰治、他從來就是一個溺水者,溺死在名為中原中也的橘髮青年、那如同海洋一般湛藍的雙眼裡。


喜歡的話就留個言吧wwww

歡迎批評ㄤwwww



《獵不到身,我獵心》①

*吸血鬼宰X吸血鬼獵人中也

*OOC



*吸血鬼獵人中也X吸血鬼宰

*OOC(?!

「呀勒呀勒~那位小姐的血真是美味啊~」
蝙蝠再度化為人類,佇立在某棟公寓大樓的屋頂,吹著深夜的冷風。
身後有著獵人血脈的特殊氣息使深棕髮青年回首。
「呿、被你發現啦?本來想直接解決你吶——」
橘髮青年的笑容狂傲、以不屑的眼神看著眼前的深棕髮男子。
「那麼真是抱歉啦,小、矮、子、」
嘴角勾起淡淡的微笑,深棕髮青年抬頭,仔細打量著眼前一身黑衣的獵人。
沐浴在月光下的中原中也,黑色馬甲內穿著白色襯衫、黑色皮褲與肩上的外套相互映襯,帽簷的陰影遮住半邊的臉、但太宰治沒看漏,那雙與海一般湛藍的雙眸與那總是帶著傲氣笑容的嘴角。
「喂!說誰矮了啊你?!找死!」
橘髮青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來的深棕髮男子身畔,以刻著十字架的銀刀,架住眼前人的脖頸。
「呀~呀~脾氣好點嘛~帽子矮蛞蝓~」
男子語帶輕浮,似乎命在旦夕之間的人不是自己一般。
「你才是繃帶青花魚!!!!」
怒氣被激起的橘髮男子對手上的銀刀施加壓力,如玫瑰花一般暗紅色的鮮血自男人的脖頸流出。
「蛞蝓!!!!」
「青花魚!!!!」
「繃帶混蛋!!!!」
「帽子矮子!!!!!」
獵人與吸血鬼由鬥嘴而生的打鬥,為平靜的黑夜帶來一絲波瀾。



「呼.........休息一下吧......中也.......」
深棕髮青年微微喘著氣、望向和自己打成平手的橘髮青年。
「誰准你叫我中也啊!!!混蛋太宰!!讀心術不是這樣用的!!」
橘髮青年一拳揮過,再次被深棕髮青年躲開。
人間有句諺語——不打不相識,經過一番打鬥後、這兩人漸漸熟絡起來。
「你知道契約嗎?」
深棕髮男子忽然天外飛來一筆。
「你忽然說什麼啊?!要和我締結契約?」
橘髮青年皺起眉頭,深棕髮青年的實力確實不容小覷,歷史上也曾有許多獵人與血族合作的例子。
「但,與獵人締結契約的血族要麼是憎恨著血族、要麼是被血族所厭惡,才會幫助獵人撲殺自己的種族吧?」
橘髮青年思考了半晌。
「先、答應你試試吧、」
「那麼、來談談契約內容吧.....」
似乎早已猜到橘髮青年會答應似的,深棕髮青年露出燦爛的笑容。
但橘髮男子卻仍然注意到、他在懷疑深棕髮青年是否對血族有什麼芥蒂時,深棕髮青年眼眸裡——那一抹落寞、孤寂,還有那對於世界的厭倦。

依舊爛到炸掉哈哈哈——(#

會依留言決定是否繼續更新www

TBC.(?!

《獵不到身,我獵心》⓪


*吸血鬼宰X吸血鬼獵人中也

*OOC(?!

*序章,很短(#

橫濱的深夜——
「喔呀喔呀~美麗的小姐~」
巷口,長相清秀、卻又帶著幾分邪氣的深棕髮青年,正握著一個女子的手。
「............」
相貌甜美的女子羞紅了臉。不敢直視眼前英俊的男人。
「吶,看著我嘛~~如玫瑰一般美麗的小姐~」
男子撒嬌一般的話語,讓女子緩緩的抬起頭。
當女子凝視那雙深情的鳶色眼眸時,他看見暗紅色的冷光一閃而逝,接著,女子像被施展了定身術一般,動彈不得。
「如此美麗的小姐........血一定也甘醇可口吧?」
深棕髮青年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露出兩顆尖銳的虎牙。
女子的神情由害羞轉為驚恐———
填飽肚子的吸血鬼化為蝙蝠,消失於夜空裡。





「我說啊、真的需要我處理他嗎?紅葉姐?」
個子矮小的青年翹著二郎腿,看向眼前珊瑚色頭髮的女人。
「中也,他很棘手吶......」
女人低頭看向手上的資料,資料上的照片,是一個深棕髮青年。
「你有可能打不過他喔?!」
女人的嘴角噙著笑意,嘲諷道。
中原中也。
吸血鬼獵人協會——『港黑』中,僅次於首領的精英,不同於其他獵人,他只接棘手的任務,且百戰百勝。
就連武器也異於其他獵人——不使用塗過聖水與大蒜的弓箭,而是首領賜予他的、刻著十字架的匕首。
「怎麼可能啊、紅葉姐......」
橘髮青年的嘴角勾起一抹狂傲的笑容。
「我去去就回。」
青年從窗戶一躍而下,隱沒在黑夜之中。

雖然依舊寫的很爛(# 
但——如果有人留言才會續更呦~
(謎之音:我看沒人會留言的,放棄吧!
(玹:什麼wwww別醬嘛!
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可以在留言處告訴我喔!

TBC.(?!